明显的犹疑了一番

发布于 http://haosf.ca 2014-2-5 20:02:00  有1332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棠已然还是忍不住装作了不曾知晓的模样,疑问道。
  “因为……”似乎是在想怎么措辞,左掌门很,而后坦然道:“因为据我所知,我们高老庄中的这些胭脂妹子的仰慕者中,是有几个对你之前和胭脂妹子从往过密心怀芥蒂的!而这段时间里新近接任了我们高老庄理事人的木乌衣就是其中一个!听哥哥一句劝,你这件事暂时千万不要让乌衣他们这几个人知晓知道么?”
  “虽然以哥哥对我们高老庄中人的了解,他们在知道了此事之后未必会对你怎么样。但是乌衣他们毕竟是从小便和胭脂青梅竹马,相伴了数百年的!哥哥怕就怕到时万一要是让他们知道此事,更会因此事加剧了对你的敌意,伤了我们高老庄兄弟之间的和气!”
  “知道了!哥哥!”虽然在数月时日里心中早已对高老庄的一干年轻人的秉性有所了解,心中早已对于自己在一干高老庄的年轻修士们面前横刀夺爱获得了胭脂的一片芳心之后事有了计较。但望着此时一脸的隐忧和诚挚为自己设想着这种种的左掌门,花寄棠的心中依然还是免不了一番感动。
  “知道了!哥哥!”依旧是狠狠地拍了拍左掌门那不甚宽阔的肩膀,花寄棠笑呵呵地道。
 
 
  “寄棠,左宗哥,你们聊什么呢?”正说着,却是横空里传来一声笑问,打断了此时正在笑语晏晏的左掌门和花寄棠两人顽笑。
  “哦!是乌衣呀!”两人回过了头,却见是一袭皂色长衫的木乌衣见两人正在顽笑,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呵呵。聊什么呢?这么高兴!你们这又是搂又是抱的!我和兄弟们可是老远就听见了寄棠你的笑声了啊!”慢慢的行将过来的木乌衣亲昵地为衣衫被花寄棠搂得有些凌乱了的左掌门整了整衣襟,笑着看向两人道。
  “呵呵。我们在聊你呢!”
  见木乌衣一脸认真求知的样子,左掌门和花寄棠相互对视了一眼,竟是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啊!呵呵!”见花寄棠和左掌门两人回答得如此有默契,木乌衣便也就没有深究下去了,打了个哈哈,略微的带上了几分期待和认真,半开着顽笑追问道:“那你们都聊我什么呢?该不是在这里说我的坏话了吧?!”
  “哈哈……哪能呢!”
  相视一笑,花寄棠和左掌门都齐齐的打了一个哈哈:“乌衣你现在可是我们高老庄中所有年轻人竞相效仿的楷模和主事人呢!我们哪敢在这里对着你这个高老庄这数百年里不出世的奇才说三道四啊!那不是在自取其辱么!再说了,我和寄棠要是真这么做了的话,那明日一早我们俩岂不是要会被听去了风声的兄弟姐妹们用口水淹死了么?哈哈……”
  “呵呵……你们哪……”
  听得左掌门如此一番辩解,本是心中升了疑窦,前来套问两人言语的木乌衣也是不自觉的把在心中对于两人今日里莫名亲密表现的疑问放了下来,笑呵呵地搂着了两人,神色言语间也变得亲昵爽落了不少。一时间,几人之间的气氛大好。
  “呵呵……。”
  见木乌衣与花寄棠之间的气氛难得的没有了从前的那般隐隐的对立和竞争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