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三天时间

发布于 http://www.haosf.ca 2014-2-13 17:55:00  有1202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威力强大的法决,而且还有每到一定修为就可以解禁的神通,就比如步归准备施展的就是神魂期可以施展的神通,千里冰封。
  只是神通每次施展都会消耗一个人的神魂之力,当一个人的神通施展过度的时候,神魂就会支撑不住消耗从而虚化于虚空,就相当于一个人从神魂上消失,就连传说的中轮回都不一定能转生了,所以神通成了保命时候的手段了。但是神通却是每一门派的存在根本,若是没有这些神通这个门派基本上没有存在的实力了,而且每一个神通都是极为可怕的,但是神通也分为大神通和小神通,另外就是传说中的九大超级禁术,临,兵,斗,者,皆,列,阵,前,行。九大超级禁术,属于天元最强大的神通,但是现在基本上已经失传,没有人知道这九大禁术的威力到底几何,没有人知道这九大禁术是谁创造,成为了天元大陆万古之迷了。
  千里冰封是步家的小神通,按照秘典记载这种小神通神魂期的修士只能施展一次就会让神魂变得虚弱起来,步归却是想试试这种禁术威力到底几何。
  脚踏雪寒剑,步归的剑指依旧并拢,让这周围像是冬天早到一般,气温不断降低,天空飘落的雪花更加密集了,王明变得疯狂了,步归施展的这种禁术让王明感到不安,单是空中压抑的气氛就让王明感觉到窒息,不用想也知道步归现在施展肯定是神通之类的禁术了,北寒冥水不断涌现,王明身边就像汪洋大海一般的汹涌,王明疯狂了,不顾元力的消耗和元神的枯竭,那也要施展上一门神通,来抵挡步归的神通。
  说时迟那时快,王明大喝一声;“神通,浩瀚河海,冥水弑魂。”
  就在这个时候,步归的神通也准备完毕,低头看看王明施展出来的神通,口中轻声念道;“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天际内外,惟于茫茫。”
  随着步归的语音,天空飘落的雪花就像寒冬腊月一般,鹅毛大雪飘飞,也只是限制在方圆五十米之内,再远就没有影响了了,这也是步归现在的实力能影响到地步,若是让上古冰神之类的强人来施展,千里冰封也不再话下。
  王明喝道;“冥水弑魂,海浪滔天。”北寒冥水就像真正的汪洋大海一样的波浪滔天的掀动起来,气势压制住了漫天的飘雪,海浪还在不断的提升,眼看就要将步归吞没了,步归就像站在海浪尖一样,脚底万顷波涛的翻滚,看的旁边的装转心惊不已,这要多么强大的能力才能施展出这样的神通,装转都要为站在海浪滔天之上的步归担心了,只是海浪始终不能将步归吞没,千里冰封的气势还在浩瀚河海之上,只是这些装转感觉不到,站在上空的步归能轻易的控制这千里冰封的气势将浩瀚河海的气势压制住,千里冰封的气势是从天空降落,而浩瀚河海却是向上淹没,两人的神通就要看谁的威力大神魂更加凝实了。
  王明再次冷汗直冒了,他清晰的感觉到步归的气势在不断增长,不仅仅能压制住浩瀚河海的气势还在不断攀升,王明知道只要步归的气势攀升到极点,神通的威力就会降落下来,远远不是王明这种小神通能比拟的。
  这时候步归脚踏雪寒剑想一叶小舟在海浪上随风狼摇摆,不管王明怎么施展浩瀚河海都不能将步归吞没,上空的压力实在太大了,突然王明嘴里喷出一口精血,海浪的威力顿时急剧攀升,海浪终于将步归吞没了,装转大吃一惊,瞳孔从满了害怕,这时候步归从海浪中出现,但是此时已经很狼狈了,神通不是法术能比拟的,里面的侵蚀力比之冥水还要强盛一倍以上,步归感觉到为了抵挡海浪的吞噬,元力起码消耗一半以上,若不是危急关头,步归在身上施展一种强力法决;“冰甲术”估计千里冰封的气势都被王明给打断了,狼狈的从海浪中冲出的步归,心道;“不能在聚集气势了,不然王明那里肯定会生变的,步归猜测的不错,王明也在开始结印,他现在是不付代价的施展神通和法决起来,他在拼命,深怕步归会一击必杀的,所以现在他只能拼命了。
  步归咳嗽几声,声音从满了虚弱感道;“看来我还是高看你了,想不到生死关与尊者的差距居然如此之大,面对尊者我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而生死关我还有反击的余地,更准确的说是击杀的余地,虽然带价有点大,但是却划算,起码我知道了神魂期与生死关的差距。”
  王明瞳孔大放,听完步归的话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能施展出来这么强大实力的人居然是神魂期的人,这怎么可能?
  雪落满地,步归的声音像魔幻一般的响起,结束了,你的神通威力比不上我的,所以该结束,你这种人没有存在的理由了。”话音刚落,地面就开始结冰起来,冰封的速度蔓延很快,由下到上开始蔓延,北寒冥水也被冻结起来,翻滚的姿态在水中还是那么清晰,但是却没有翻滚的能力,王明嘴里呼道;“不!这....不可能。”冰封淹没了他的话语,淹没了他的身体,一切都结束了,不管是冥水还是王明都在冰层中栩栩如生,好像根本没有死亡一样。
  步归能清晰的感觉到王明的生机在不断的消逝,施展完千里冰封的步归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自己果然能越界杀人,虽然带价有点大,但是并不是反抗不了,只要对方没有太强大的神通,或者说太厚的身价,都有把握对抗,看到王明的生机消失,步归现在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实力。
  突然步归脑袋一懵,直挺挺的从雪寒剑上掉落下来,这一刻步归感觉到神魂极度的虚弱,连支撑御剑的元力都控制不了了,这一刻他明白了元力需要神魂为基础才能很好的控制。就好比元力是士兵,神魂却是三军统帅指挥的存在。
  装转看见步归的千里冰封奏效,将王明冰冻住了,而步归掉落下来,埋怨的泯了下嘴唇,装转现在无可奈何了,还是一个跳跃将步归稳稳的接住。
  步归最后的清醒就是被一个温香满怀的怀抱抱住,这一刻步归感觉到异常的安心,嘴里呢喃一声;“好香!”说完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神魂实在太虚弱了。装转抱住装转,听见他最后那句话,脸色大窖,这个家伙,昏迷还这样。
  装转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家伙就是这么不让人省心,看看还依旧被冰封的王明,手中短刃直接切过去,黑色短刃破开冰面就像切开豆腐一样的简单,若是步归看到这样的情况肯定会大吃一惊,原来装转的实力与步归不相上下,她的传承丝毫不弱于步家。
  将那块南天令和储物戒指挑回来,装转很清楚那块南天令的价值,这谢人不顾死活的拼杀不就是为了这一块南天令么?只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也没有想到最后的赢家居然一边看戏的人?
  瞥了一眼这五十米冰封的样子,装转微微一笑,在看看怀中的人,脚尖轻点,离开这个地方。
  不过几时,周围就出现了此人还是御空飞行,看到这个样子,其中一个人喃喃道;”好厉害的冰系神通,难道雪原的强者到中州来了?看着纯正的冰系力量估计也就那些人了。”
  旁边的人道;“走吧,人都走了,也没什么价值了,还是少管闲事的好!”说完那个人就离开了,后面 的人也随着离开了 。
  装转带着步归一路疾走,终于在一处山涧之间停下脚步,寻找到一处洞穴,将步归安置在里面,就一个人开始忙碌了。
  有时候感觉,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自然会生情,但是若是距离远了,而感情不是那么浓烈的话,那时候不是将思念变得浓重而是将思念淡化了,因为每个人的生活,经历,甚至个人感受都不尽相同,那里有那么多的思念和想念。
  距离之所以可怕,因为你不知道对方是在想念还是淡忘,连自己都在怀疑等待的必要,庆幸的是装转与步归两人从意外的相识,到步步跟随,甚至到了,将心放在对方的身上的时候,那时候感情才会浓重,才不会被岁月的长河将这份感情所侵蚀,只会将这段感情变得更加醇厚,更加香甜。
  虽然装转恼火步归对感情的木讷,却更加喜欢他这样的性子,他没有那种潇洒而傲视的脾性,却有君子般的温文儒雅,有着忌世妒俗的脾气。
  有时人很矛盾,在事态面前对不同的人和事物却有两种矛盾的看法,到底是对是错谁又能说清楚呢》只是不偏离自己的行为法则,我想都算是有点良知的人。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