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无理由发难

发布于 http://www.haosf.ca 2014-2-18 10:00:00  有997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陈家镇遭到屠龙会的血洗,天放的父母惨死在屠龙会暴徒的屠刀之下;天放家的祖屋被屠龙会的人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他的父母也在大火中被烧得尸骨无存。为了报仇雪恨,天放投到快活门聂傲萧的门下学习武功,如今两年已过去,天放已练得一身高深的武艺,早已不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少年了。屠龙会为了扩张地盘,居然连手无寸铁的陈家镇老百姓也不放过,做出猪狗不如之事,那真是人神共愤,自古正邪不相两立,屠龙会最终多行不义必自毙,被江湖中的正派人士给灭掉。那这屠龙会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组织呢?这得回到两年前陈家镇遭到血洗之时的情景。
  五龙山,屠龙会的总部。
  五龙山其实并不只是一座山,而是由五座形状似龙的山峰组成的一组山脉,因形状似龙而得名,在五座龙首的交汇处,形成一座高大的山峰,在山峰的半腰上,有一个浑然天成的山洞,这个得天独厚的天然山洞非常的隐秘,山洞之外长满了参天的大树,洞口则是丛生的荆棘和杂草,一般人根本就无法找到山洞的入口。由于山高林密,林中大部分地方终年不见阳光,因此林间一年四季都是黑雾弥漫,总是飘散着一股不知名的瘴气,使人透不过气来,这样的环境气候,使得林中滋生出一些生命力比较强的毒虫异兽,时常在林中出没,那些进入林中之人,稍有不慎,就被那毒虫咬中而中毒身亡,亦或者被那些外形怪异、习性暴虐的猛兽抓住,活活吃掉。洞外是如此的恐怖,令人谈虎色变,而在洞中,不时传处的一声悲惨至极的惨叫之声,听之令人毛骨悚然、心惊肉跳。
  屠龙会驻扎在五龙山的这个天然的山洞之中,唯一的进出的道路就是前方两峰交汇处的一条狭窄的山路,这山路几乎是悬在半空,必须略微施展轻身功夫贴壁而行,修为稍低之人,一个不慎,便会从半山腰跌落下去,落到下方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摔个粉身碎骨,其地形地势可谓是得天独厚,占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利。由于屠龙会靠着五龙山这险要的地形地势,虽然以少林和武当为首的江湖正派人士多次进犯,但是都以失败甚至是惨败而告终。
  初入洞口之时,洞穴显得极矮极窄,越往里走,便变得宽敞开阔起来,不但地下整齐铺有打造成四方形的石块,而且洞壁也是由方形石块镶嵌而成,洞璧之上每隔数百步之遥便有一盏长明灯,这些长明灯发出的光线虽不是太亮,但却能把整个洞穴照得清清楚楚。再往里走,到达洞穴的最深处,则完全是另一番景象,突地变得宽大开阔起来,俨然是一个宽阔的大厅,而且整个大厅经过了能工巧匠精心的打造装饰,地面由深黑色的大理石铺就而成,正中间置一个方形的白虎纹藻井,井前是两个巨大的香炉,香炉里燃着来自波斯的高等禅香,发出令人心旷神怡的味道,大厅的墙壁之上,每隔半米之遥便镶嵌着一颗来自天竺的自会发光的夜明珠,数以千计的夜明珠的光芒汇集起来,将大厅照的如同白昼一般。单凭这这装饰、这气势,就完全可以与皇帝的宫殿相媲美。
  前方是一个宽大的高台,高台之上黄金打造的椅子上,端坐着一个身穿黑袍之人,此人左右各站着两个面貌绝美的女人,这四个女人面带微笑,一双眼睛随时能勾走人台下每一个人的魂魄,与这四个女人相比,椅上之人却满脸阴鹫,脸色惨白得毫无血色,一双眼睛却如鹰隼一般,不但炯炯有神,而且充满着无限的杀意,此人正是屠龙会的教主,魔教一人司马南广。
  台下跪着一行人,为首的正是那个受命前去对陈家镇百姓下手之人,这人名叫吴忠,身居屠龙会猎杀组组长之职,猎杀组在屠龙会中的任务主要是对江湖中的小帮小派、或者的小股与屠龙会作对的势力进行剿灭或诛杀。
  昨天中午,吴忠带领猎杀组的二十多个人对陈家镇进行了地毯式的驱赶或屠杀,任务非常成功,他们甚至没有损耗一兵一卒便将那里斩草除根,因为他们面对的是陈家镇那些手无寸铁老百姓,对他们来说,屠杀那些人就如杀猪一般简单。
  吴忠始终一直低着头,眼睛看着地面,他不敢抬头去看台上坐着的司马南广,眼神更不敢接触司马南广的目光,因为他的眼神只要一接触对方的目光,就身不由己的产生一种巨大的压力感,他甚至连说话都会变得口齿不清,然而,他也很想抬起头来,看看台上站着的四个绝色美人,他总感觉到那其中的一个美人对他头来示好的目光,但是他竭力的打消了抬起头的念头,毕竟有时超出现实的想法会害死一个人的。吴忠只是眼睛看地,口中恭恭敬敬地道:“启秉教主,按照您的金旨,已经将所有的人赶出了陈家镇,有一些负隅顽抗之辈,已经送他们上了西天,他们的房屋也一并火焚了!”座上的司马南广微微点了点头,问道:“现场都处理好了吗?”吴忠回答道:“本教的人已经将那些民居拆掉,新的房屋正在建造当中,进展很是顺利!”
  司马南广道:“如此甚好,你们下去吧!”话未说完,司马南广已经化作一道风走了,不愧为屠龙会教主,司马南广的轻功竟如此之高,走得居然没有一点声息。
  ……
  一年之后。
  还是五龙山屠龙会总部。
  一股萧杀之气在殿内弥漫,台上依然坐着穿着黑袍的司马南广,仿佛他与生俱来就穿着黑袍、从未离身一般,不过,司马南广今天所穿的黑袍与往日的不同,他今天穿的黑袍不但崭新,而且在胸前绣有两条腾空飞翔的金龙,这金龙象征着他的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