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实在不妥

发布于 http://haosf.ca 2014-2-19 10:33:00  有1589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却说那日天放等人别了刘大河父子,便来到江南最繁华的一处集市游逛,慕容雪在一个买女人首饰的摊位上看中了一件漂亮的珠花,可由于带的银两不够,无法购买,天放便给慕容雪买下了那件珠花,慕容雪在感激天放之余,心里对天放的好感不觉又增添了几分。
  买好了珠花,已到了下午分,老七早上本就吃得少,此时便感到腹中饥饿,正好看见前面有个干净整齐的面食摊,于是向众人提议前去吃一碗面,恰好此刻众人也差不多都饿了,便全都同意了,五人来到面食摊前,一人要了一碗阳春面,很快热腾腾的阳春面就端到了五人面前,慕容雪用鼻子嗅了嗅碗里的面,只觉这阳春面香气扑鼻,尝了一口,果然味道不错,便低头吃了起来。
  众人正津津有味的吃着面,突然一个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道:“雪儿,我终于找到你了,你这个鬼丫头,这一次你又悄无声息的溜出来,可把我给找苦了!”众人闻声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四多岁,满面虬须,身穿华服,身材魁梧,一脸风尘的汉子站在慕容雪的旁边,正在一脸激愤的看着正细嚼慢咽的慕容雪。
  哪知慕容雪一见到此人,犹如见到鬼魅一般,顾不得吃面,丢下手中的碗筷,拔腿就跑。慕容雪前脚刚迈出,那汉子后脚就跟着追了上去,还未等她跑出面食摊,就被那汉子如老鹰抓小鸡一般一把抓个正着,那里还跑得掉。
  天放、老七、陈冬阳三人都是看得一头雾水,不知道慕容雪何以如此惧怕这个虬须汉子?小月却“呵呵”一笑,道:“这下,小姐的克星来了,小姐的快乐日子也到头喽!”说罢,显出了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小月告诉三人,这个虬须汉子是慕容雪的叔叔,慕容海阔的弟弟慕容天空。慕容天空年轻之时因为一段悲伤爱情的缘故,一直未娶,便把大哥的两个孩子视如自己亲生的一般,呵护有加,由于慕容雪乖巧伶俐,从小便很受慕容天空的欢心,对她也比较疼爱,直到慕容雪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慕容天空对她的关爱也不但未曾减少一分,而且还事事为她着想,因此慕容雪每一次偷跑出来玩,最放心不下的,不是她的父亲慕容海阔,而是是她的叔叔慕容天空。
  慕容雪的父亲慕容海阔平时是不准慕容雪私自出来玩耍的,因为慕容雪虽然也跟着他学习了一些武功,却怎奈她贪玩之心太甚,平时更是不把心思放在练武上面,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她的武功充其量也只是个半吊子斤两,连江湖三流角色都称不上,而且毫无江湖经验,一旦涉足江湖,及易给那些心怀叵测之人有机可乘,拿她来做文,胁迫慕容山庄。慕容山庄富可敌国这已经是江湖人人知晓,一旦慕容雪落入那些心怀叵测之人的手中,很可能慕容雪就会成为他们向慕容山庄索要钱物的筹码。因此,慕容海阔一面叫大儿子慕容冬督促妹妹练武,一面禁止慕容雪涉足江湖。怎耐慕容雪天生是个好动的性子,怎么能在牢笼一般的山庄里长期呆着,曾经几次趁慕容海阔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溜出山庄玩耍,所幸每次都是还没跑远,就被她的叔叔慕容天空给抓住,并强行带回了山庄。
  慕容雪没想到这一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骗得了母亲的信任,与自己的贴身用人小月溜了出来,没曾想还没玩出个头绪,就被叔叔给找到了。此时看到慕容天空,慕容雪的一个念头就是跑掉,要是让叔叔给抓住了,除了那没完没了的数落之外,还得必须跟他回慕容山庄,听候父亲的发落—到思过崖面壁一个月,然后继续过那如坐牢一般的日子。
  慕容天空见慕容雪挣扎着想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挣脱跑掉,口中不由骂道:“你这个死丫头,你还想跑啊,再不老实,马上就带你回慕容山庄,把你交给你父亲处理!”说完不由分说,拧住慕容雪的衣领就走。这一招果然有效,慕容天空一把慕容雪的父亲搬出来,慕容雪就不再挣扎了,乖乖的跟着慕容天空走了。慕容雪每一次溜出来,最害怕的就是父亲知道了,要是这次叔叔告诉了父亲,少不了要上思过崖面壁一个月,那面壁的滋味更是无聊到了极点,使慕容雪谈虎色变。因此,当下慕容天空如此一说,慕容雪只得不再挣扎,乖乖的就跟着慕容天空走了。小月见慕容雪叔侄离去,这才想起应该跟着一起去,要不到时庄主怪罪下来,她可就得吃不完兜着走了,当下丢下碗筷,一路小跑着跟了上去,嘴里喊道:“二爷、大小姐,你们等等我呀!”
  天放看着三人离去,无奈的的摇了摇头;老七则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发呆了好一会儿,才低头将碗里剩下的面吃掉。吃完面之后,三人又在街上溜达了一会儿,见无事可做,天放便领着二人就近找了个客栈先行住了下来。
  深夜分,天放在房间里正睡得香甜,突然被楼下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给惊醒了,他连忙坐了起来,侧耳细听,只听得外面一片嘈杂之声,不甚听得分明,于是便起床穿了衣服,轻手轻脚的来到窗前,将窗户轻轻的推开一点,探出头想看个究竟,可是由于视线被前方的建筑物遮挡了,无法看到。
  于是天放又轻轻的来到床边,换上自己白天暗自买来的夜行衣,来到窗前,将窗子轻轻打开,一跃便悄无声息的上了屋顶,轻轻掀掉一块瓦片,屋内的情景尽收眼底,一览无余,只见大厅中灯火昏暗,但是仍能辨出大概情形,大厅之中除了旅店老板之外,还站着三个人,由于隔得较远且光线暗淡,三人的面貌比较模糊,看得不甚清楚。
  天放此时的修为已今非昔比,他凝神静气、收敛心神一听,下面之人说话的声音几乎尽入他耳,原来是一伙人要求住店,店家说客房已满,叫他到别处看看,可那些人却硬要投店,并说只要给他们一间干净的屋子就行,店家告诉那些人有一间堆放杂物的屋子,收拾一下勉强可以住人。
  这时,只听得左首的一个刚劲有力的声音道:“店家,如此甚好,你先去把那些杂物收拾一下,铺上床铺被褥,再给我们先准备些吃的和热水,一并送到屋里来!”
  由于距离过远,天放并未看清此人的面貌,但是此人说话的声音他却非常熟悉,师父聂傲萧曾经告诉过他,参与杀害他父母的仇人之中,那为首之人就叫做大纳。当年天放的武功未成,不能报仇,但却暗地里根据师父的描述,暗暗访寻大纳此人。天放曾经几次暗中偷听大纳说话,非常熟悉他说话的声音,此时一听此人的声音,就断定他定是大纳无疑了。
  当下天放不由大喜,暗忖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自己这半年以来苦苦的追寻大纳的下落都没有结果,今天却让自己在无意中碰见了这个狗贼,真是苍天有眼!此时不为父母报仇,更待何时?
  天放暗暗打定主意,等这三人睡了之后,再用设法将大纳引出来杀掉,为爹娘报仇。天放不是怕这些人多而无法应付,而是主要他不想惊动其他人以及伤及无辜,冤有头债有主,杀害他爹娘的是大纳,天放也并不想牵连到大纳身边那二人。
  注意打定之后,天放正想跃下屋顶在房中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身静待机会,不料此时却再次响起了敲门声,天放只得耐住性子继续看下去,那敲门的声音很大很急,“嘭嘭嘭”的,想必是那敲门之人不是用手指轻轻的叩门,而是用手掌用力的打门。此时店里已经是人满为患了,店主人家显然不愿意再有人来打扰,便没去开门,只是隔着门大声道:“客官,我们这里已经客满了,请客官去别处吧!”
  只听门外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店家,你就方便方便我们吧!我们也是看到这儿还亮着灯,所以才到这里来的!”
  一听这女子的声音,天放顿时头就大了,原来这叫门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慕容雪!天放心中暗暗叫苦:这慕容雪不是被她叔叔慕容天空抓走了吗?怎么现在又到了这里?唉,这丫头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她来了不是要搅乱了自己的事了吗?
  那店主人家仍旧不肯去开门,慕容雪可是个火爆脾气,见店家迟迟不开门,就在在门口大声叫道:“我说店家,你再不开门,我们可就要闯进来了!”说完又“嘭嘭嘭”打起了门。
  那店主人家怕她硬闯将门撞坏,只得极不情愿的去开了门,门一打开,当先冲进来一个人,正是慕容雪,后面跟着慕容天空和小月二人。
  三人进得门来,见屋里还有三个人,显然也是吃了一惊。店主人家没好气的抱怨道:“我都说了,这里已经人满为患了,可是你们偏不信,非要闯进来!”
  慕容雪听那店家如此抱怨,不由怒道:“既然你开旅店,那就是给客人住的,人满了,难道你不会调整一下吗?”
  那店主人家见慕容雪虽然生得国色天香,说话却声色俱厉,又看到慕容雪身后的慕容天空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正用一双虎眼瞪着他,哪敢再责怪他们,只得低声道:“客官,我真的没有骗你,这三位客官都是三个人挤一间屋子的,再也没空着的房间了!”
  慕容雪平时本就骄横惯了,此时仗着有叔叔慕容天空为她伸腰,斜着眼看了看大纳三人一眼,见这三人装束简单,相貌平常,更是不把这三人放在眼里,转而对店主人家道:“店家,这个简单,叫他们走,我们住就行了!”
  慕容雪如此一说,那店主人家更是叫苦不迭,刚才那三位就是硬要住店,好不容易将那三人安排好了,怎么现在又来了这个不讲理的丫头,这叫如何是好啊!
  此时大纳身后那个脸色黝黑的汉子走到慕容雪的跟前,此人名叫王二,他也是当年屠龙会猎杀组的成员,在参与追杀刘大河父子时,因为天放的出现,导致任务失败,便跟着大脑袋逃了出来,后来却跟了大纳做了草寇。王二看了一眼慕容雪和慕容天空,道:“我说几位,这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我们是先来的,怎么会叫我们让你们呢?再说,你们一男二女,怎么说也不能住一屋呀!”
  慕容天空道:“至于我们能不能住,那是我们自己的事,不用你操心,只是既然这里只有一间屋子,那就说明我们这两帮人当中,必须有一帮人要离开这里另行投店,我看这样吧,我们都是武林中人,不如就通过比武的方式来确定那些该留下,那些该离开,三位看这样如何?”
  王二气不过,恨声道:“比就比,谁怕谁呀?”说完就拉开了架势准备打架,却被大纳挥手止住了,道:“王二兄弟,不可鲁莽!既然他们三人中有女眷,我们让他们也无妨!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嘛!”王二气哼哼的站到了一旁不再说话,大纳走过来对慕容天空一抱拳,道:“这位仁兄,既然你们之中有女眷,我们也不好和你们相争,君子有成人之美,这样吧,我们到别处去看看,你们就住在这里吧!”慕容天空见对方如此客气,反倒觉得自己有些过份,也报了抱拳,道:“实在不好意思,主要是我们三人中有两个是女眷,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倒是无所谓,那里都可以将就一宿,可是让这两个女娃儿睡地上了!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