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下的得力干将

发布于 http://www.haosf.ca 2014-3-20 10:56:00  有1401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彩莲和阳生明还在山间聊着,一场灾难正缓缓向他们蔓延而来!
  阳生明慌张的神情彩莲看在眼里,心里乐道:“你这个样子还想装君子呀!嘻嘻!”表面上却点点头,假装明悟地说道:“对哦!我们本来就共处一室,有什么好吃醋的呀!不过…”话锋一转,“陶贤只是想想就无耻,那你这又叫什么呢?”
  “嘎!”阳生明顿时面目青了下来,眼睛瞪得老大,被这么一问给问住了。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这不是活生生的讽刺吗?
  阳生明只得抓耳挠腮,尴尬无语,吱唔地喃喃说道:“这,这不一样嘛!”随便抓了个理由回答道。
  “噗哧!”彩莲被阳生明弄得喷口大笑。“哦!是呀!我倒是忘了,阳大公子可比陶贤老实多了,当然不一样喽!看我,这么简单的问题还搞了大半天,唉!”不唉还好,这一唉,阳生明真的是无地自容呀!你要说什么你就直说嘛,干嘛说起话来总是含沙摄影,这什么跟什么呀!
  其实,阳生明也是一个爽朗之人,不过在彩莲面前,总是表现得傻乎乎的,处处语遭压制,还觉得理所当然,简直就是个受虐狂!与当初初次相遇时盛气凌人的态度相比,真是大相径庭。这其中的缘由连阳生明自己也是糊里糊涂的!
  “唉,不说了,今天把心中的不快都说了出来,心情好多了。谢谢你哦!”见阳生明一副可怜巴巴、欲哭无泪的模样,彩莲不再戏弄阳生明了,冁然感谢道。
  阳生明见彩莲不再咄咄逼人,长舒了一口气,就像是劫后余生!不知怎么,每次看到彩莲开心的时候,心里总是美滋滋的。“不用谢,呵呵!以后有什么不高兴,可以和我说,我可以替你分担的!”
  两人漫步于山野小径,可以远眺矮崖下的风景。前方是一片绿树翠林,沿着矮崖延伸,是一处断壁,也就是悬崖的最深处。两条天然而成的小径直接从树林穿过,再拐过几道弯,就是远离悬崖下山的道路了。
  “阳生明,你觉不觉得陶贤并不是真正的‘陶贤’呀?”彩莲始终觉得事有蹊跷,再次困惑地向阳生明问道。
  “啊!这怎么会呢?难道陶贤还会变吗?”阳生明以前也这么想过,不过因为有些不切实际,被否定了!
  “也对呀!不过,我总觉得最近会有大事发生!你…你要小心啊!”作为女人的六感,彩莲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听见彩莲关心自己,阳生明十分高兴,道:“你也小心!不过别太担心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
  “嗯!”
  没走几步,突然,树林中传出呼救声:“救命呀!快救救我吧!”两人听见呼声,急忙朝树林跑去。
  树林里,两个奇异的人,一个獐头,一个鼠目,正一副眼谗样,嘴角挂着一点唾液,痴痴地盯着一个中年人。中年人吓得瘫痪在地,身子。不料却靠在了一棵大树旁边,被堵住了退路。
  “逃呀,你不是想逃吗?啊哈哈…”两个怪物得意忘形之极,大笑起来。鼠头鼠脑的那个妖人扯了扯自己的几根长须,笑道:“兄弟,我们好久都没能品尝到新鲜的东西了,今天可要好好享受这口欲之福呀!”
  “那是当然!嘿嘿!”獐头人狡黠地笑道。
  彩莲和阳生明急忙赶到,两妖已经快要扑上去了。阳生明正准备冲上去搭救之时,另一条小径上,两支竹箭飞射而来!“嗖,嗖”两声,直接刺向两妖心脏。
  “啊!”
  “啊!”两声惨叫,二妖共赴黄泉!本来对于妖来说,竹箭并不算什么的。可要是伤到心脏,那就是必死无疑了。
  随着竹箭发出,一个白衣青年从小径匆匆走了出来,赶到中年人身边。“大叔,你没事吧!”青年殷切地问道。
  中年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颤抖地说道:“啊,没,没事!”青年安慰道:“大叔,没事了。那两个畜牲已经死了。山里有些危险,你还是赶快下山吧!”
  中年人刚刚从死亡线上挣扎出来,对青年是感激倍至,道:“多谢这位小兄弟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以后有困难可以随时找我,我先告辞了!”
  “大叔一路小心!”
  “是他!”惊呆的阳生明看到青年,大吃一惊。
  “你认识他?”彩莲问道。
  “嗯!”阳生明点点头,“我们以前提到过他。他就是我以前的老同学姚义!”
  “姚义!姚义!”阳生明发现是姚义,忍不住冲了过去,叫唤道。姚义正准备离开,忽然听见有人喊着自己的名字,转身一看:“呀!阳生明!是你!”
  “是呀,真巧,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到你!”阳生明笑道。
  “哈哈!阳生明,没想到你越来越英俊了呀!”姚义调侃道,“咦,这位姑娘是?”姚义这才发现了阳生明身旁颇为清秀的假少女,惊讶地问道。
  “哦,忘了介绍!”阳生明恍然想到,“她叫王彩莲,是我的新同学!”
  “王姑娘,你好!我叫姚义,是阳生明的老同学!”姚义礼貌地问候道。
  “咦,你怎么知道我是女孩子呀?”彩莲不得不佩服姚义敏锐的洞察力,惊奇地说道,“你好,姚师兄,师妹我听阳生明提起过你!”
  “没办法呀!“姚义摊了摊手,笑道:“谁叫你一点都不像男孩子呢?”看到姚义无可奈何的模样, 顿时逗乐了旁边的阳生明。
  “哈哈哈…你们几个可恶的家伙,挺热闹的嘛!”正当三人打得火热,聊天正酣时,天际突然飘来了一个幽远的奸笑声。接着,一束黑色的光芒骤然从远处飞来,化为了一个浑身乌黑的人影。此人全身黑装,浓黑的睫毛,连嘴唇都是暗黑色的!这人便是魔尊,贪魔!
  “啊?”贪魔的出现,三人同时大惊。显然,这是个更厉害的角色。“你,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阳生明惊骇地问道。
  贪魔大笑:“小子,你们杀了我的部下,你说我想干什么呢?”
  “什么?”姚义先是一惊,然后想到刚才杀的两妖,顿时明白了,于是大怒道:“哼!原来你也不过是和他们一样的禽兽罢了。说吧,你到底想怎样?”贪魔并不把姚义看在眼里,不屑地说道:“杀人偿命,你说呢?”
  “姚义,别和他废话,我们跟他拼了!”带着怒气,阳生明紧握着拳头,首先冲了上去。姚义也不示弱,猛然向贪魔冲去。不屑地看着两人简直可以说是愚蠢的行为,贪魔冷哼一声:“不自量力的家伙,就让我送你们一程吧!”说着,右手运功一聚,一团灰黑色的能量喷涌而出!手臂高扬一挥,强大的能量立马化为一道利芒,暴风般狂猛地击在了阳生明和姚义身上。
  “怦!怦!”两人只觉身体像是被撕裂一般,火辣辣的疼痛几乎让他们昏厥。两人直接撞断了几根翠竹,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飘飘然向悬崖深处落去。
  “阳生明!姚义!”彩莲见阳生明掉下悬崖,心底一阵颤动,大声唤道。
  “不用叫了,他们死定了!”贪魔为自己的得意杰作满意之至,扯着嗓门一阵狂笑。彩莲被贪魔的无耻气得咬牙切齿,同时又心生悲哀,大喝道:“你简直不是人,你这个恶魔!”
  贪魔不怒反笑:“你说对了,我本就不是人,怎么样啊?不过你放心,你马上就会见到你的朋友了!”说话间,一张庞大的黑色手掌突现,“嗖”的一声,抓住了彩莲脆弱的身体,稍微向上一带,整个娇躯悬在了半空。
  彩莲努力挣扎着,却发现浑身软弱,毫无反抗之力!贪魔笑道:“姑娘,再见了!”于是功力陡然增加,猛地捏了下去。彩莲感觉压力顿时大增,一口暖流从嘴角溢出,鲜血染红了衣襟!
  就在这生死存亡之际,彩莲体内的那股奇异能量突然爆发,不仅吞噬了侵入的杂能量,而且还一鼓作气,向贪魔给以猛烈地一次回击。
  “啊!不好!”贪魔猛然大惊,却收手未及。
  “轰!”一大股能量反击而来,正好砸中贪魔!
  “噗!”贪魔浑身於血,顿时身受重伤!
  “可恶,走!”贪魔怒斥一声,化烟而逃!
  彩莲也被体内突然爆发的强大能量所震伤,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祈天镇越来越热闹了,一副蓬勃发展的景象。夜,慢慢袭来,而街上的赌铺却依然灯火通明!谭忠鉴上次被郦二小姐暴打一通,却毫无悔过之心,伤势一好,又偷了父亲的钱财,在赌铺豪赌起来。戌时临近,一堆赌徒终于从赌铺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