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东流水一般

发布于 http://haosf.ca 2014-4-1 10:59:00  有1526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长疮,毛发掉光,你看你毛发茂密,光滑,乃是美猴一只,要是吃了我,毛发都没了,会被同行取笑的,而且母猴就喜欢你这样的......”
  被他说得双眼发白,毛发竖起,一拳两下!那珈蓝脸部留下连个黒眼,鼻子顿时流下鼻血来。
  “血?啊!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珈蓝一见血就呼乱叫,双眼一黑,晕了。
  “嘿!没忍住,这小和尚怎么那么烦人,少说两句,也不至于挨打两拳”掌心对着珈蓝背心,一股柔和之气充满珈蓝全身。
  珈蓝慢慢起身,只觉得口不渴了,肚子也不饿了,眼睛口鼻也不疼了,看着给自己渡进一个暖洋洋的气,说不出的舒服。
  “谢谢大仙,谢谢大仙”看到猴子对自己的施救,心底的警戒就放松下来。但随即想到自己的师弟,师傅都不见了,心底伤心不已,哇哇大哭起来。
  怒道:“我说,你再敢啰嗦,就不怕再吃两拳?”
  珈蓝哭道:“师傅死了,师弟也死了,我也不活了,吃两拳死了就算,你可别下手轻了,我怕疼”。
  一听,释迦摩尼死了!?
  
 
  一把抓过珈蓝怒道:“是谁杀死你师傅的”想到自己受了燃灯祖佛最后的嘱托,居然保护不周让二代佛祖还未历练出世,便已经夭折,满心的愤恨一下涌出。
  珈蓝知道算是一个好人,当下便把如何来到沙漠,找水,消失的事情一一说出。
  回头看着那凹陷的沙坑,心道:“这里定是有鬼”于是在耳根抽出金箍棒一个筋斗高高跃起几十丈,手中棒子一指,徒然变长,直到凹坑出,那棍头变得有千年古树一般粗大。
  ‘轰隆’巨力轰击下,沙坑凹陷沙子流下,豁然出现一个洞穴。
  珈蓝说道:“大仙爷爷,我师父,师弟定是掉进去了,怪不得一会功夫就不见了我师父”。
  笑道:“你且在这里等我,不许乱跑,我下去将你师傅就出来”
  洞穴探出一两个脑袋随即便伸进洞里。
  洞内
  “大王不好了,外面杀来一个毛脸猴子,说要来要回和尚的师傅,和师弟呢”报告的乃是一直沙地蜥蜴小怪,面前的大王身材长细,浑身灰白的鳞片,手中的三指如匕首一般锋利,卡啦,酒杯分成几块,酒水洒了一地。吓得小妖赶紧缩头缩脑。
  “师傅,这里挺凉快的,好在他们对我们不错,给我们水喝,还给地方我们避暑,如此的妖怪,乃天下少有”。
  释迦摩尼心道:“吃水锅的,肉太干了就不好吃了,傻徒弟”。
  ‘哎呀...’几个小妖被轰打进入大厅内,惨叫声填满了整个洞内。
  棍子一竖,‘噹’,那大王见此神武不已,当下心底也心虚几分,言语客气说道:“俗话说,妖有妖规,仙有仙矩,两人乃我闯入我的地盘,即是如此,生死便由我来决定,但作为同行,独吃也不是我们妖道所谓,这两个和尚,大仙你要一个,留一个下来,你看如何”。
  “妖怪,住嘴,我本佛家弟子,怎可能与你同伍,就你这点本事给爷爷我提鞋也不配”一手立着棒子,一手指着妖王道。
  “小子,我让你几分薄面才这般说,你别不要脸,你要想给大王我提鞋,我还真不愿意,我怕我鞋太重,瘦猴子你提不起”。
  “妖怪!找打”右脚下踢,棍子被脚受力提起,右手在棍的另一头一拍,如箭矢一般飞去。那妖怪眼疾手快,拉起身边的小妖用力一甩,对着棍子飞去。
  金箍棒将小妖胸口贯穿,余势不减,直插妖王,那妖王在扔小妖的同时已经开始闪身,棍子始终快了一拍,最后一下将妖王的尾巴给钉在石墙上。
  妖王右手一定,手中幻化成把利刀,毫不犹豫将钉在墙的尾巴给砍断,妖王眼前灰影一闪,已经欺到妖王面前。
  右手提起,挥下。妖王举起右手的刀格挡,想道:“这一拳只怕你拳头分成两半,我断尾,便也值得”。
  岂知,那拳头与上大刀便如刀削豆腐一般,大刀被拳头拦腰锤断两节,一拳打在了妖王的肩膀,巨力如山一般,将妖王轰击弹飞。
  小妖看见大王两招重伤,纷纷呼喊着跑开,地上那些被打伤的小妖顿时变成铺路的垫块,大块头的小妖立马将脚下的小妖踩得支离破碎。
  看着面前的惨景不忍的摇摇头。
  “妖怪,交出那两个和尚,给爷爷磕头几万个,放你活路如何”那妖怪听闻如获大赦,双膝跪地,磕头道:“多谢爷爷要命,那和尚便在后厅。
  转头看向那边,胸口风劲来袭,那妖王在转头之际,顶着自己的脑袋狠狠的撞过去。自有金身护体,那点力道不足为忌。毕竟实战经验甚少,一个粗心大意,便让妖怪。心下便怪自己过于得意。
  身形向后走了几步,头一抬,一股迷雾吹笼过来。洞内顿时烟雾弥漫。
  “,你又调皮了?”惊喜不已,这便是自己恩师燃灯祖佛的声音,循着声音看去,却不见一丝身影。
  “祖佛!祖佛,弟子好想你,你快出来啊”环顾四周,除了白茫茫的一片,哪里有人在,声音却不停的灌入耳里。
  转得自己头晕目眩,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声音不断在脑海回荡。四肢摊开,躺在地上。任由其不断回荡。
  心底的思念不知道存储多少年。
  金光忽现,一个后空翻,一个百余张的大佛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那熟悉的脸庞,枯槁的手指,老树一般的皮肤,一切的那么熟悉,慈祥的微笑,深处左手,一个雀跃跳上手心。
  燃灯祖佛?
  手掌慢慢送到祖佛的面前。那老和尚始终带着那慈祥的微笑。手指忽然收拢,将抓在掌心之中,嘶吼道:“祖佛?弟子知错,弟子知错!”没有抵御,在祖佛面前,心底永远将他奉为天地一般。
  他就是的天,就是的地。就算拿走的生命,那便是应该的。
  体内的柔和白光由内而放,一股柔力将燃灯祖佛的手掌慢慢撑开。顿时感觉身形一松,慢慢落在地上。
  巨大的佛像再次十指闭合,脸上的微笑始终不变。金光慢慢变淡,摸着自己的胸膛,那光芒?似乎是燃灯祖佛的轮回舍利。
  “噢!”狠狠一顿足。
  逐渐出现一群人,之间那么形貌各异,身形不一。一看便知道,那时灵山的十八罗汉,四大,八大金刚。
  这群人始终铁青着脸,看着,手中的武器身边的坐骑欲欲而动,迎面走去,微笑的看着面前的一切,走过了十八罗汉,走过了四大,走过了八大金刚,又走过了花果山。对九灵珠弟、妹不闻不问,对紫兰妹子视而不见。
  “妖怪,这等骗小孩的把戏,能在逼真点吗?顺便告诉你,一个的内心是不容偷窥的”。凌空一抓,顺着妖王的气息抓去。
  “嘿嘿,一个佛家弃徒,居然在我面前自称佛家弟子,你本是妖怪,却挂着仙佛招牌,你不觉得可笑吗?杀了我!这才是你妖怪的本性”。妖王临死笑道,竟然从容面对。
  “啊!是了,我乃是佛家弟子,若真如此,与妖怪无异”手中一松,那妖怪便如脱了衣裳一般,顿土不见。
  心下后悔了一下,再次拧其,却只拿下了妖王退下的皮。
  “哎..算了,赶紧救出释迦摩尼才是真的”。试了一个障眼法,将满地的尸体尽数掩盖,偌大的山洞便空无一人。
  在寻了几个山洞后终于在一个烧着水的山洞找到了释迦摩尼和金蚕子。身穿沙门服装,释迦摩尼、金蚕子一听是珈蓝寻来的大仙当下欣喜的跟着出去了,在的引路下来到了大厅。
  释迦摩尼叹息道:“阿弥陀佛”。
  金蚕子却不懂师傅在叹息什么,随即食指合拢,敷衍说句。
  惊讶道:“这释迦摩尼不愧是二代佛祖,我本领也不算小,他凡人肉眼竟然能透穿了我的障眼法”。
  食指合拢嘴里哝哝念叨几句,满地的尸体便化成一滩白沙,释迦摩尼惊讶看着。心道:“这乃是我佛‘往生经’他怎会?”。24 解救2
  “师傅,你终于出来了,弟子心都碎成沙子了,还以为你就被妖怪杀了,但随即弟子想到师傅平日的教诲,为人处事,定心不乱,把持大局,在如此着急的情况下,弟子以惊人的修为,定下心来,等待救援,终于请来神仙爷爷,来助我一臂之力,今日再见师傅,如同重获新生...”珈蓝说得天花乱坠,眼角泛着泪花。
  释迦摩尼心知珈蓝多半就是嘴巴修为过人,但见他眼泛着泪花,不管话是否属实,眼见爱徒如此心中顿时一酸,伸手抚摸着说道:“好徒儿,为师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是啊,是啊,也不知道谁当初一个脑的往前跑,丢了师傅,害的我和师傅差点成了妖怪的盘中餐,哼!”金蚕子埋怨道。
  “咦?师弟,你怎么还活着”珈蓝随意冒出一句。
  金蚕子恼怒道:“师兄你什么意思,按你说我便不该活着世上,你这人也太歹毒了,我一时间找师傅,不知道冒了多大的险,你却还在风凉话,我真不知道上辈子欠你什么,这辈子居然用了我宝贵的青春来偿还,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永生难忘,就好比坠入最臭的粪坑一般。”。
  珈蓝淡淡道:“师弟你不说便算了,你一说我可真得教训下你,师傅不在,一切大事自有我亲自主持,但是你却擅自走离,对我以后的计划,施救造成严重的影响,我带来的大仙只能救师傅一个,却没想到大仙实力惊人,历无前人,后无来者,前无古例,顺便也把你就出来了,你就安心的嘚瑟吧......你说是吧大仙.”。
  珈蓝在看师傅,金蚕子,却不见了的身影,自己的歌颂,打了水漂,原本还打算让教导自己,学上一两找法术,以后金蝉子敢啰嗦,嘿嘿。
  释迦摩尼拍拍自己的两袖道:“走吧,徒儿”。
  金蚕子,珈蓝同时说道:“哪里?”
  释迦摩尼走向东方道:“东胜神州”。
  坐在筋斗云上看着那喋喋不休的珈蓝,扣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